古城纪 | 她是徐悲鸿同学,也是中国第一女西画家
发布时间:2018-11-20内容来源:安徽置地浏览次数:2430
返回 >

女性意识仍旧处于当今社会舆论顶点的时代,她在旧社会时就已经以身力搏,为女性正名。



1959年,巴黎大学的教堂,多尔烈奖正在进行颁发。得奖人是一名女艺术家,来自东方。这是第一次,东方女性获此奖项,她叫潘玉良


此时年已六旬的潘玉良,在法国旅居多年。年少以“中国第一女西画家”成名艺术圈,被徐悲鸿聘为教授,在西方美术圈颇有盛名。留下来的画作被画行视为珍宝,人生故事被翻拍成电影《画魂》,由巩俐出演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7161219.jpg

由黄蜀芹执导,巩俐、尔冬升等主演

1994年3月12日在中国香港上映


但回到1895年,潘玉良的人生其实并非一帆风顺,放在今天来看,她的出生也颇为惨淡。


潘玉良原名陈秀清,自幼父母双亡,少女时代被无良亲戚带到芜湖下二街(原属芜湖古城范围)附近的青楼,改名张玉良,在芜湖古城里度过了四五年时间。人生看起来毫无曙光,就像旧时代里相同境遇下的大多数女性一样。


许是性格里自带的狠劲儿,此时的张玉良凭着一口好嗓子,成了芜湖地界令人瞩目的一株名花。1912年,正巧海关监督潘赞化来芜湖上任,在为新任监督接风洗尘的宴席间,潘赞化被张玉良苍凉慷慨的唱腔吸引。4年后潘赞化与张玉良成婚,陈独秀是他们唯一的证婚人,张玉良改名潘玉良。


这一刻起,世间再无张玉良。


menu.saveimg.savepath20181127161251.jpg


潘赞化与潘玉良

不是爱风尘,似被前缘误



在潘赞化引荐下,潘玉良入学上海图画美术教院求学。一年后就考入刘海粟(他开创了中国的人体写生课程)创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随即在1921年,获取官费留学名额,考入法国里昂美术专科学校。此般风风火火的求学,映照着潘玉良不平凡的艺术之路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7161332.jpg

赴欧学美术成员

法国里昂美术专科学校


民国年间,擅长画画的女性很多,林徽因、陆小曼甚至宋美龄等都有画作传世,但她们的画风多偏清雅山水、花鸟鱼虫。潘玉良作画不妩媚,不纤柔,反而有点“狠”。用笔干脆俐落,用色主观大胆,题材更是不拘一格。随时代前进而逐步觉醒的女性意识,令潘玉良的艺术之路,和时代拉开了距离,也埋下了未知的苦果。


1929年,潘玉良学成归来,被恩师刘海粟聘为导师,并以“中国第一女西画家”的身份,举办个人画展,轰动画坛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7161355.jpg

潘玉良画展资讯

中国第一女西画家


归国后多次举办画展,潘玉良愈发知名,但故事并没有像我们期待的那样,以一种更好的姿态走下去。在民风尚且封闭的中国,潘玉良的裸体画主题仍旧是难以逾越的禁区。在时代偏见与艺术追寻的分歧中,她选择了前往法国,而这个看似一念之间的决定。


却是这对夫妇的永别。



从青楼走到西方艺术圈,她用了一整个青春。寓居法国的生活,作画仍旧是她的生命源泉。“中国第一女西画家”并不足以满足她,潘玉良忍受着病痛与孤独,发展出了自己的系列作品,以“合中西于一冶”的艺术风格扬名于世。在这其中,裸体画最能承载她强烈的风格和精神。


她试图融合后印象派、野兽派等西方现代流派风格的作品,用色奔放热情,其中加入了中国画的线描神韵,神态委婉动人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7161423.jpg

潘玉良系列画作之一

花鼓灯——袖舞


女体画之外,她的才情在静物画中也表现的淋漓尽致。融会贯通水墨皴法与西方美术技法,建构了空间的穿透感与色墨交织的效果。


微信图片_20181127161709.jpg

潘玉良系列画作之一

白菊花


沿用西化的空间透视法之外,大胆运用中国画留白的概念,将花卉及作为主题于画面中心突出,无一例外不体现了潘玉良极具个性化的艺术风格。


而这样的艺术风格,在她去世时都不曾得到国人的普遍认可。


艺术家似乎从来都受到苦难与缺憾的青睐,潘玉良终其一生未能再回国。


在女性意识尚未得到公允立场的时代、在中国近代艺术的蒙昧时刻,她以身力搏旧时代,创造了艺术家与作为女性的伟大瞬间。